当前位置: 井冈山今日头条之窗 > 教育 >
2019 06-19

韩国“教育贫困家庭”的黑色喜剧

Comments 阅读:

  韩国青少年参加课外培训的比例高达69.4%,这一现象催生出越来越多的“教育贫困家庭”。

  韩国JTBC电视台的黑色喜剧《天空之城》2018年底一经开播,立刻热度飙升,收视率一路从1.7%激增至17%。该剧围绕居住在“天空之城”富人社区的韩国精英阶层家庭展开,讲述他们面对残酷的升学竞争,不计一切代价给子女提供最好的教育环境而发生的悲喜剧。一石激起千层浪,《天空之城》在韩国社会引发了关于子女教育问题的激烈讨论和深层思考。

  不少韩国人表示,现实比剧里的描述有过之而无不及。根据韩国统计厅2012年发布的统计数据,青少年参加补习班等各种私人教育的比例高达69.4%。而愈演愈烈的课外补习和培训催生出“教育贫困家庭”,根据韩国媒体的报道,有82.4万户韩国家庭、约305万韩国人属于这一群体。

  韩国父母大力投资子女教育之风盛行已久。由于升学压力大、就业竞争加剧、社会普遍重视学历等原因,韩国中小学生通常承受着巨大的学业负担,被迫参加文化课或艺术特长等辅导班是司空见惯的现象。

  根据韩国统计厅2012年发布的数据,青少年参加课外辅导班的比例高达69.4%,其中8成以上小学生上过校外课程。另据韩国教育部和统计厅联合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国青少年学生每月平均私人教育支出为29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00元)。除去少数不上课外班的学生,参加课外班的学生平均每月的此类花销为近4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336元)。

  然而,这一数据发布后却引发了韩国社会的普遍质疑。一些学生家长表示,自己子女的月均课外教育开支远不止29万韩元。根据首尔市教育厅的资料,一名只参加数学和英语补习的孩子月均花费约5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213元)。甚至有国会议员指出,不少家庭将收入的三分之一都花在子女教育上。

  居住在首尔钟路区的家长李先生告诉《环球》杂志记者,他所熟知的首尔中小学生家庭,每月会为孩子的课外班支出30万~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52~2921元)。小学期间,父母会偏向给孩子报钢琴、足球、游泳、绘画等特长班;而中学则集中精力补习数学、英语等文化课,为考取名牌大学冲刺。

  进入高等学府的大学生依然不能松懈,为了在就业市场上更具竞争力,纷纷加入考证大军,在英语培训等校外课程支出方面毫不吝啬。根据韩国就业网站JOBKOREA近两年发布的数据,超过57%的大学生参加过校外培训,费用为年均207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而10年前这一数据仅为37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161元)。

  近年来,韩国学生参加课外辅导班的现象愈演愈烈,催生出所谓“教育贫困家庭”,其定义是因子女教育支出而背负债务的家庭。

  据韩国媒体2013年的报道,存在子女教育开支的韩国家庭,有13%是在负债的情况下参加课外培训,成为“教育贫困家庭”。按照这一比例,有82.4万户家庭、约305万韩国人属于这一群体。

  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2012年发布的《国内家庭教育支出结构分析》指出,“教育贫困家庭”的特点是仅在子女教育上大幅开支,而在衣食住行等生活方面的消费均低于平均水平。例如,衣食住消费仅占“教育贫困家庭”收入的29.4%,而全国家庭的平均数值为32.4%。在保健、交通、通讯等商品和服务领域,他们的支出更是比全国平均水平低7%。

  报告分析称,教育费用在韩国家庭收入中的占比从上世纪90年代的5.8%增长到2011年的7.8%,而教育费用在消费支出中的占比从1990年的8.3%上升至2011年的12.6%。与家庭收入同期增长4倍相比,教育支出增长了6倍。

  根据这一报告,韩国的“教育贫困家庭”中73.3%属于中产家庭,高收入家庭占21.5%,低收入家庭仅占7%,其中平均教育支出额最多的是高收入家庭。子女教育支出额同时还与父母的受教育水平正相关,父母学历越高,越愿意为孩子在教育方面花钱。韩国教育部调查数据显示,月收入7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1万元)以上的家庭每月给一个孩子支出的课外培训费用达45.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657元),而月收入300万~4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万~2.3万元)的家庭,该项支出则为21.2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238元)。

  除去显性的课外培训费,各种难以统计的隐性教育成本也成为压在“教育贫困家庭”身上的重担。为了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一些首尔家庭会选择搬家到江南区大峙洞一带。那里汇聚着韩国最有声望的补课名师,有浓厚的学习氛围。江南区厅(即区政府)曾对该区居民做过一项调查,16.7%的应答者表示选择住在江南是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条件。

  “教育负翁”现象折射出韩国社会面临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升学竞争残酷以及就业市场过度看重学历等风气。

  曾有统计显示,在韩国养一个孩子到大学毕业,即使上公立学校、不参加补习班,也需花费约3.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81万元)。而严峻的竞争态势和人们对名牌大学的无尽渴望让校外私人教育越发蓬勃发展,这无异于给教育负债问题推波助澜。

  作为自然资源相对匮乏、国土面积有限的国家,韩国如今跻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之一,其经济腾飞的主要因素就是人才和技术。见证了“汉江奇迹”的老一辈韩国人自然对教育的重要性有着深刻认识。

  很多韩国学生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顺利考入SKY大学(即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学习热门专业,为将来就业打下坚实基础。家长对孩子期待越来越高的同时,学生肩负的学业压力也日渐攀升,孩子们从初中入学开始就着手为高考做准备。学生家长李先生说,他认识的许多高中生每天大概九、十点结束学校晚自习,接着会继续到补习班上课,回到家里通常已是凌晨,第二天6点多就要起床去学校,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直到高考结束。韩国青少年自杀率近年来一直在发达国家中排名前列,难以承受的升学压力被认为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教育负债问题的另一大推手是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平衡。韩国目前建立了“随时”和“定时”相辅相成的大学入学选拔体制,“定时”相当于高考笔试,“随时”则侧重于校内平时成绩、课外活动、获奖情况、社团参与、特殊才能等综合评估。近年来,“随时”选拔比重不断加大,甚至占到某些学校入学名额的70%。

  虽然这一制度设立的初衷是希望学生能拓展课本之外的综合素质,却无形中加重了学生的负担。凡是大学入学评估会考查的项目,都被纳入校外私人教育范畴。如果想在校内某项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单靠学生一人的努力其实很难达成,不少家长额外聘请辅导老师帮助孩子准备比赛,而这些私教都收费不菲。掌握更多资源的家庭往往能为孩子争取到更有经验的辅导老师,帮助他们在学生会竞选、小论文发表等活动中占据优势,从而建立更优秀的“学生档案”,为申请名牌大学增添砝码。

  为了解决日益突出的教育负债问题、减轻家庭的教育负担,韩国一些有识之士呼吁降低课本难度、扩充教育财政、提高课堂教学质量、转变唯名校论的社会风气。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Enwise教育出席2019腾讯智慧育儿与你童行高峰论坛 下一篇:切实把开展主题教育的主体责任扛起来
  • [教育]切实把开展主题教育的主
  • [教育]韩国“教育贫困家庭”的
  • [教育]Enwise教育出席2019腾讯智慧
  • [教育]教育行业:中国东方教育
  • [教育]确保主题教育任务落细落
  • 公益广告